【婚姻危機處理協會沿革】

本會名稱為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,本會依法設立,非以營利為目的之社會團體,宗旨如下:
協助並妥善處理婚姻之糾紛事件也消弭婚姻之危機,並以兩性平等之立場,疏導解決衝突,促進家庭和諧及社會安寧。  

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成立於民國八十八年,在這段時間我們熬過了經費短缺人力不足的框衡中,為男女兩性做出貢獻,為社會和諧盡了棉薄之力,過去本會承社會先進之同心協力,以兩性平等之立場妥善處理  婚姻之糾紛事件,得到各界的好評,最值得驕傲的是,我們純粹是民間力量,大多是義工人員出錢出力、不求回報,可謂造就本社團一大特色。  

本會會址設於主管機關所在地區,並得報經主管機關核准設分支機構。 前項分支機構組織簡則由理事會擬訂,報請主管機關核准後行之。 會址及分支機構之地址於設置及變更時應報請主管核備。

理事長的話

有句俗話說:「婚姻如飲水,冷暖自己知。」每個人都會步入婚姻的殿堂,和另一個人開始過一種新的生活。
有一首歌裡的歌詞寫得好:相愛容易,相處難。 每天面對的是油、鹽、醬、醋、茶,少了激情、少了浪漫、
少了先前的關注和體貼。都認為是自己家裡,不用那麼累,無形中什麼缺點都暴露無遺,還悠然的享受
著對方的的奉獻與付出,似乎是理所當然及順理成章的事。 生活的平淡,心裡慢慢的感覺失去了很多,付出
了很多,而往往得不到對方的理解與珍惜。日積月累,開始有了怨恨之心,面對生活的種種不如意,失落在
心中一點點的聚積。


於是,開始有了責備,開始有了爭吵,開始有了渴望自己的付出而得不到回報。因此,思想進入了一個怪念頭,
越是想自己的付出得不到回報,就越感覺失望,越感覺失望,就越不停的抱怨,慢慢的就失去了耐心,
而慢慢的灰心了。 為了孩子、為了家庭、為了自己的名聲、湊和著過完下半輩子。 沒有不鬥嘴的夫妻,吵就
吵一回。氣頭上相罵無好言,相打無好拳,不要把太傷人的話說出口,夫妻沒有隔夜的仇。不記恨,不冷戰,
先回想自己是否做得不好?


如果退一步,想一下對方的好,少一點責備,多一點寬容。在他(她)拉著臉不高興時,想著也許是工作上不順心;
也許是生活上壓力太大;也許是心情不好,默默送上一杯茶和你溫馨的笑容,讓他(她)感覺外面再大的風浪,
回到家就像是小船駛進了港灣。


26歲就被公司派往中國,小吳雖然離鄉背井,穩定的收入也讓年輕的他,跟著一些公司的老幹部,如同大多數的台幹、台商風花雪夜,應酬也好、排解鄉愁也好,小酒館、小酒店已成為生活的一部份。   在酒店認識了年紀相當、遠從內地農村北飄小女生小楓,同樣背負著鄉愁的年輕人,很快地談起了戀愛。雖然無法讓小楓非常的富裕,但中等的物質生活,讓來自貧困農村的她覺得自己很幸運,能碰到情投意合的小吳。 中國待了5、6年,兩個相愛的人順理成章的結婚了,因為公司公務的調動,把小吳調回台灣,小楓也成了道地的外籍新娘。跟所有時下的年輕夫妻一樣,兩人過著雙薪家庭的生活,小女兒也到了就學年紀。   一直很疼愛妻子的小吳,從未讓小楓負擔任何家庭開銷,他總是覺得她遠嫁到台灣,自己一定要扛起所有家庭的責任,老婆所有的收入歸她自己,讓小楓的安全感更充實。 然而好景不常,一波疫情讓小吳被資遣了。40幾歲的小吳開始了打工的生活,外送、清潔工、計程車,只要是能賺錢的小吳都做,但房貸、家庭支出壓得小吳喘不過氣來,半年下來累積了不少銀行負債。 真的扛不動的小吳開口跟小楓商量,把繳了只剩8年的房貸跟銀行重新調整為20年,雖然時間拉長但每月的金額降低到三分之一,一天打兩份工的小吳也勉強能撐起整個家。對此小楓沒任何意見,只要求房子要過到自己名下。疼老婆的小吳即刻就答應嬌妻,過戶程序也很快完成。 房子過戶程序後,小楓對小吳的態度180度轉變,一天比一天差,甚至提離婚。錯愕的小吳每天拖著疲憊的身驅,靈魂更是空洞、渺茫。 當初相愛、顧家的小楓不在了,就算回到家,她永遠是冰冷的對待。小楓從晚歸到夜不歸營,所有的行為經過半年的時間由誇張至離譜,小吳的好言相勸、溫情攻勢,都無法得到她一絲絲的溫暖。 當初倆夫妻商量好延續銀行貸款,小楓也不願意配合,經濟與情感雙重壓力及變化,讓小吳極近崩潰。 從種種的跡象小吳明白了,收入不穩定的他已不再是小楓的生活重心,老婆已經外遇了,把生活重心完全轉移了,仍然深愛小楓的他卻無任何能力能讓她回心轉意。 現實是殘酷的,心痛卻必須面對。能找回小楓的心是他最想做到的,但現實卻告訴他,以她的想法及做法,辛苦拮据的生活是她不要的。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來時各自飛。 小吳每夜的淚水告訴自己,淚水總有流乾的一天,自己一定要堅強起來。為了女兒、為了自己,不懂得珍惜這份愛、這份親情,最大的損失是小楓,因為小吳相信自己一定會東山再起。     莉的解析     與小吳幾次深層談話,讓我清楚的看到小吳的堅強與韌性。每個人對情感、價值觀都是不一樣的,縱使是夫妻,也只能溝通再溝通。如果配偶是有心的,辛苦一點的日子,怎會有如此問題?   以小吳的案例,負責任的他並無讓小楓吃到任何的苦,經過蒐證是小楓結識了有錢的男朋友,價值觀的差距讓這份接近20年的愛情、親情破裂了。 在愛情的世界裡沒有誰是誰非,而只有如何取得平衡及如何取捨。心痛的小吳在關鍵時刻,用理性戰勝感性,我想這是我們大家都應該去思考的方向。 時間能夠換取空間,眼淚會流乾。很痛,但傷口會痊癒。碰到情感的問題,只要戰勝自己,那人生就掌握在自己手裡。短暫的痛苦只要方向對,熬過它、克服它,自在快樂的人生就屬於自己。
圖/ingimage 小沈在進出口公司擔任業務已接近25年了,平穩又溫和的個性讓他一直是一位很好的業務主管,穩定的收入也讓太太小如可以安心做個全職媽媽。   然而小沈父親好賭,五年前欠下賭債三百多萬,把他逼得想要尋死,孝順的小沈不捨父親,與太太商量過後,決定用房子貸款幫父親還債,讓父親能好好的過退休的晚年。 有著一手好廚藝的小如,看著老公因貸款及家用,除了正職也兼差,心裡也不捨。夫妻倆商量著兩個小孩也都大學了,小如也有很多自己的時間,不如就開一家小麵館,退休的父親在店裡幫忙,小孩也能在店裡打工,一舉數得。 小如的廚藝果然讓店裡的生意越來越好,家裡的經濟狀況也改善很多,小沈也是只要下了班就到店裡幫忙,一家和樂融融。 五年過去了,小如把麵館經營的有聲有色的,因為生意好,員工也多了,做了20年家庭主婦的小如成了老闆。 因經營麵館,小如的生活圈越來越寬,社交活動也越來越多,常常跟朋友外出,也從一個不打扮的家庭主婦,變成亮麗的職業婦女。反之小沈因為疫情,工作幾乎停擺。 不幸的事發生了,小如外遇了。五年的職業婦女,讓她看到了不同的世界,就像放出鳥籠的小鳥只想自由的飛,過自己想過的生活,做自己。 從早出晚歸到夜不歸營,連小沈追問也大言不慚說我有男朋友了,想過自己的生活想離婚。甚至抱怨都是你爸爸害得我們要背債,也怪小沈如今都沒生產能力是沒用的男人。 深愛老婆的小沈痛苦萬分,只要老婆有回家探望小孩,就苦苦哀求小如,希望她能回頭好好一起經營家庭,換來的卻都是小如的辱罵,字字句句就如一把利刃,捅得小沈遍體鱗傷。 小沈花了半年的時間努力的挽回,終究小如還是選擇離開。小如把家裡所有的現金帶走,疼老婆的小沈房子也買在小如的名下,小如什麼話也沒留下,只剩下一間麵館由失業的小沈接手經營。小沈面臨人生最大的轉折點,一切都得重新開始。 是否能再度把人生道路調回正軌?小沈加油啊。     莉的自由解析     老婆的背叛,讓小沈的人生重新洗牌,意志消沉的小沈應該,也一定要堅強起來,人生的路是要自己走出來的。   堅持不離婚的小沈,老婆用離開讓這個婚姻變成有名無實,而房子也是在小如的名下,小沈第一動作應該是走法律途徑提告。雖然通姦已無刑事責任,但仍然可以提告侵犯配偶的損害賠償,請求權及夫妻財產分配權,爭取應有的權利。 通姦雖無刑事責任,但只要是違背婚姻忠誠,還是有民法可以約束的。但很多的當事人在事情發生時,因為情感的束縛,耽誤了時機點,沒有從理性的角度去做一些保護自己與小孩權利的事務,往往吃虧的都是自己。 完整幸福的家庭固然重要,但如果有一方,不願經營甚至放棄,事發的開始就要尋求專業做完整的蒐證,才能讓受害者站穩立場,保護自身也保護子女。 愛情是所有情感中最脆弱,變化也最大一種情感。當它存在時好好的把握,可當愛情要離開時,那自身一定要認清。這些話說起來簡單,但對當事人來說做起來真的很難,如果真的不幸遇到,告訴自己多用點理性思考,自己要活下去,子女需要保護。 愛情無法當飯吃,如果連小孩都不要的配偶,已經不再是能白頭偕老的另一半了,認清事實勇敢面對,才能再為自己打造出安穩、幸福的下半輩子。
小雲平庸的智商、單純的個性,促使婚後在家庭裡的地位,一開始就受到不平等的待遇。十幾年的婚姻全心家管,生下三名子女,侍奉公婆,無私的奉獻卻沒有因為她的安守本份,而得到應有的回報。   高中畢業後就結識老公阿德,年輕的小雲覺得阿德貼心,嘴巴又甜,讓年紀輕輕的小雲認定這就是她這輩子的依靠。 結婚前就不是很認同小雲的公婆,總認為小雲不夠能幹,不能幫阿德打理公公留下來的小吃店。但因為獨子阿德堅持要娶,基於對兒子的溺愛,也無法強硬反對,但從一進門公婆就沒有給過小雲好臉色。 進門後的小雲每天面對公婆的冷嘲熱諷逆來順受,因為小雲認為阿德會疼她,而侍奉公婆也是應該的。只要阿德對她好,再怎麼辛苦都值得了。 確實在剛結婚的前兩三年,阿德是對小雲蠻好的,卻在三個小孩相繼出生後,阿德對小雲的態度是一天比一天差。在小孩陸續就學後狀況更加嚴重,連阿德也開始嫌棄小雲的笨拙,甚至多次辱罵小雲,嫌小雲在小孩去上學後的空檔時只知道睡覺和吃,到店裡也笨手笨腳,完全幫不上忙,把小雲批評一文不值。 小雲每天過著毫無尊嚴的日子,但想到三個自己一手拉拔的小孩,要離開也不捨。再加上自己也沒有謀生能力,又能何去何從? 小雲忍氣吞聲過著每一天,並沒有讓生活狀況改變,換來是阿德的得寸進尺,常常用兼差、工作忙碌要賺錢養家理由藉口夜不歸營。只要小雲多問一句,換來的就是辱罵,甚至暴力相向。 長期下來小雲的精神狀態出問題了,開始有憂鬱、躁鬱傾向。當小雲回到娘家,媽媽看出小雲不對勁,就問小雲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小雲聽到母親關愛擔心的問語,頓時崩潰放聲大哭,對媽媽說出了這十幾年所受的委屈及內心壓抑多年的怨。 其實小雲早就懷疑阿德外遇,多年沒有房事的婚姻,再加上阿德對她的嫌棄與厭惡,還有小孩也會在假日時由阿德帶著出去玩,小孩回來轉述跟爸爸還有阿姨出去玩得很開心。壓倒小雲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阿德外遇,而且連阿德的父母都知情。小雲也曾因為此事跟公婆訴苦,公婆卻冷漠回應那只是工作的夥伴,你什麼都不會,有人幫你老公賺錢你還嫌,還疑心疑鬼的,是你自己的問題吧。 聽完小雲的敘述老母親心如刀割,家境小康的娘家,雖沒有太多的物質享受,但小雲也是老母親的心中寶啊。看到女兒為了不讓家人擔心而自己默默忍受十幾年沒有尊嚴、自我的生活,甚被老公打過無數次猶如人間地獄。 母親即刻打電話給大女兒回來商量,小娟一回到家裡就明白妹妹小雲已把所有的事情告訴媽媽了。其實小雲前幾年就有透露些許給小娟知道,小娟是比較獨立自主的女性,聽了些許就已經受不了,馬上叫小雲離婚。還愛著老公、小孩的小雲從此就不敢再告訴姊姊了,誰知又過了這幾年小雲受的委屈更是離譜。 馬上拿起電話尋求專業徵信公司協助處理蒐證,小娟不想因為單純的小雲承受不白之冤,因為阿德一家子的人,都認為所有的錯都是小雲造成,甚至阿德的父母對阿德外遇事件也認定是因為小雲的無能。 蒐證的結果確實離譜,阿德與小三是每日見面,也因為大法官宣佈通姦違憲,讓這對外遇者更肆無忌憚。每個休假日阿德就帶著家裡三個小孩跟小三的兩個小孩一起出遊,而且更不避諱的在小孩的面前又親又抱,根本無視於小雲的存在。 小雲看到了所有的事實,雖然有很多的不捨與怨,但在姊姊的協助下搬回娘家,精神狀態也在母親與姊姊的親情支持鼓勵下慢慢改善。十多年的青春再也回不來,但活得有尊嚴有自信是小雲現在更應該學習與擁有的。     莉的自由解析     民主的進步、思想的開放,讓外遇的事件每天都在發生,小雲的個案讓我們清楚的看到在婚姻當中的弱勢者,有多麼的悲哀。雖然並不是因為通姦無罪阿德才外遇,但卻因為通姦無罪讓小雲的權利被剝奪。   阿德雖然名下有房產,卻是在婚前父母所贈與的,小雲根本無權爭取。而阿德所經營的小吃店,收入更無固定的報稅與收入,在民事上侵犯配偶權的損壞賠償請求權又能拿到多少的精神賠償? 而小三的部份更是無固定工作,在阿德小吃店幫忙的她也漸漸掌握店裡的收入,卻也因無報稅、薪轉,表面上就是一個無收入者,對小三的求償法院又會如何判定? 在小雲還未離婚前,阿德就多次以店裡的收入不佳為藉口不給小雲家用,幸好有姊姊小娟的資助,才讓小雲能勉強支撐。 因為性自主違憲的通姦真的沒傷害到他人嗎?小雲的案例所受到最大傷害的是小雲嗎?不是!而是三個小孩。媽媽明明每天在家以淚洗臉,可每逢假日阿德總是帶著小孩們跟小三出遊,在過程中親密的行為不斷,甚而過夜同枕共眠,對正是青春期的小孩們無論是情感或道德觀又會是如何扭曲?性自主正在扼殺三個無知的青少年。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搬回娘家的小雲已開始工作,親情的溫暖讓她慢慢的走出這陰暗的十幾年。小雲勇敢的放下與努力,一定會走出自己的人生。 在此也呼籲政府機關能針對匆促因違憲而無罪的通姦,在民法上有完整的配套措施,讓在婚姻中被傷害的弱勢者,能得到應有的權利與保護。 除了配偶,子女的權利與保護也是重要的環節。孩子們都是國家未來的棟樑,如因為性自主而抹滅孩子們的權力,那是每個家庭最大的損失,也是未來社會最大的潛在危機。
依「家庭暴力防治法」之規定,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或精神上不法侵害之行為,為保護被害人之權益,免於再度受侵害,可向法院聲請民事保護令。民事保護令是法院核發之命令,可約束加害人之行為或科加害人以義務,保障被害人之安全。
一、保護令係法院之命令,相對人接獲保護後,應遵守保護令之規定。如違 反禁制令、遠離令、遷出令及防治令者,即構成違反保護令罪, 違反者 將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科或併科十萬元以下罰金。 二、命相對人遷出被害人住居所地或遠離被害人之保護令,不因被害人同意 相對人不遷出或不遠離而失其效力。
一、當被害人遭受家庭暴力之急迫危險時,可聲請緊急性暫時保護令。 二、當被害人遭受家庭暴力,如有未達急迫危險情況,但確有安全上之現時 考量時,可向法院聲請一般性暫時保護令。 三、當被害人遭受家庭暴力,有必要聲請保護令時,可向法院聲請通常保護令。    
加入好友
 
電話諮詢
 
線上客服